从知心好友到分道扬镳

从知心好友到分道扬镳

陈赓和宋希濂都是湘乡人,同为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两人又都是我国现代军事史上的显赫战将。

不同的是陈赓是,担任过人民兵团司令等职务,是十员大将之一;而宋希濂则是,曾得过勋章,是内为数不多的战将。

陈赓和宋希濂在战场上有过并肩作战的情况,也有代表各自阶级进行你死我活的拼杀,他们之间有分有合的历史中,结下了鲜为人知的传奇友谊。

陈赓和宋希濂是在1923年相识的,当时两人正准备前往长沙育才中学进行考试。宋希濂在家乡度过暑假后回长沙,山路陡峭难走,最重要的是当时是三伏天,太阳又毒又辣,宋希濂挑着30多斤的担子行走在路上,显得格外困难。

宋希濂咬着牙艰难地向前走着,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忽然见到远处走来一位少年。对方身上背着布包,虽然分量不重,但由于天气炎热、步子又快,上衣已经湿透了。

宋希濂和对方走进前面的凉亭准备休息,就在这个时候宋希濂打量着对方,只见对方虽然黑黑瘦瘦的,但体格却是有些强壮的。除此之外对方还咧着嘴亲切地朝自己微笑,宋希濂也赶紧礼貌地点点头。

这位看起来黑黑瘦瘦的年轻小伙就是陈赓,陈赓接着问他:“去哪里?”宋希濂回答:“长沙,你呢?”“我也是去长沙。”

两人在交谈过程中分外投机,一见如故,等到他们准备启程赶路的时候,陈赓一把拿过宋希濂的担子就往肩上挑。宋希濂很不好意思,他坚决不肯让陈赓帮自己背担子。

陈赓说:“你年纪比我小,又不像挑过远路担子的,不要和我客气了。我还当过一年兵呢,这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

陈赓说完直接挑起担子向前走,令人意外的是陈赓挑着担子也比没有挑担子的宋希濂走得快,宋希濂追不上只好跟在陈赓身后小跑。

最巧合的是两人都是趁孙中山先生派人来长沙,招考一批有志青年去广州接受军事训练的机会,特意来投靠的。6天后发榜,陈赓和宋希濂都被录取,两人的关系也更进一步。

当局宣布,长沙录取的人可以分批去广州,也可以自行结合,组队去广州。陈赓和宋希濂等20多人组成一个小组,由于陈赓善于交际,再加上他很关心其他人,因此陈赓被选为领队,负责买票、住宿等事情。

宋希濂则充当陈赓的小助手,遇到事情都要和陈赓商量,一路上两人聊得越来越多,也使得他们的情谊越来越深。

1924年2月陈赓和宋希濂等人来到广州,从湖南招来的100多名学生大多进入程潜办的讲武堂。由于讲武堂内的生活比较艰苦,再加上没有课程和老师,所以许多学生对此格外不满。

陈赓和宋希濂是众多同学中比较聪明的两个,他们看到这种情况便去打听消息,偶然得知孙中山要建设黄埔军校。陈赓和宋希濂相约到军校筹备处,打听招生条件和招生日期。

3月中旬陈赓和宋希濂报了名,不久后参加考试,在2000多名考生中,他们两个再次被录取。5月5日陈赓和宋希濂乘船来到黄埔军校,陈赓被编在第三队,宋希濂则在第十队,从此他们成为黄埔军校的一员,也开始了同窗共读的新生活。

黄埔军校中有,也有,师生中更是分成了两大阵营。陈赓早在1922年的时候就加入了,宋希濂在陈赓的影响下,其立场也偏向于。

不久后宋希濂在陈赓的介绍下,正式加入,还认识了当时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并与周恩来有过一次深入的交谈。

那次是陈赓带着宋希濂去见周恩来的,周恩来亲切地和宋希濂握手,随后说:“欢迎你加入,这是很好的!青年人就是要挑起国家和民族的重任!”

宋希濂向周恩来汇报了自己的思想认识和学习情况,周恩来听后点点头,然后语重心长的说:“广州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黄埔军校内也有不同的阵营,我们需要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决不能在大风大浪中迷失方向!”

宋希濂觉得周恩来说得很有道理,激动地说:“周主任说得太对了,我们决不能迷失方向!”

1926年广州发生了“中山舰”事件,这也导致宋希濂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之后宋希濂在战场上受重伤,被送到苏州教会医院进行治疗。在此期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政变”,一时血雨腥风,几乎全国都笼罩在可怕的“”中。

宋希濂在医院进行治疗的时候无法和党组织取得联系,他无法得知外界的情况,无奈之下只好给蒋介石写去一封信。还没等宋希濂收到蒋介石的回信,他就先收到了陈赓从武汉发来的电报,对方让宋希濂去汉口养伤。

就在宋希濂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名青年军官来到宋希濂的房间,带来了蒋介石的亲笔信:“病愈后速来南京见我。”除此之外还送来300大洋当做路费。

宋希濂见状深受感动,3天后就赶到了南京,从此宋希濂开始长达22年为蒋介石效劳卖命的生涯。

1932年10月,当时已经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参谋长的陈赓,因为腿部受伤而被秘密送往上海进行治疗。

1933年3月下旬病愈后的陈赓正准备前往中央苏区,但却被曾在中央特科工作过的叛徒陈连生盯上了,陈赓被捕入狱。

大家都知道陈赓对蒋介石是有恩的,甚至可以说是蒋介石的救命恩人,因此陈赓被抓后,蒋介石没有对他实施刑罚,而是用高官、美色等诱惑陈赓。然而陈赓油盐不进,气急败坏的蒋介石便将他关进南京宪兵司令部的牢房。

宋希濂得知陈赓被抓后心急如焚,某天终于找到机会来到牢房看望陈赓。陈赓见到宋希濂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很高兴的。

宋希濂扭头对谷正伦说:“谷司令,陈赓好歹是我们黄埔的老大哥,更是校长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他呢?”

谷正伦听后板起脸说:“老弟,你有所不知啊,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是校长的安排。”

宋希濂离开牢房后,便匆忙来到蒋介石的府邸,他找到蒋介石的侍卫长宣铁吾,来不及寒暄便说:“铁吾兄,咱们有个老同学来南京了,是方面的,你猜猜是谁?”

宣铁吾一会说是,一会说是,但都得到了宋希濂的否定回答。宋希濂见宣铁吾猜不出来,便主动说出谜底:“是黄埔三杰之一的陈赓!”

宣铁吾连忙问他:“他怎么会来南京?”宋希濂便将方才见到陈赓的事情说了一遍。宣铁吾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宋希濂绕这么大一圈子是想干什么,但这毕竟是校长亲自做的决定,因此他也有些无能为力。

宣铁吾说:“你也知道这件事是有些难办的,这是校长亲自下的命令,校长都不高兴了,我们怎么好插手呢?”

宋希濂连忙说:“我想再找找萧赞育、项传远等一期的同学,我们一期联名保陈赓的话,校长应该会考虑的。”

宣铁吾想了想,说:“可以,就这样做。刚好侍从室内黄埔一期的同学还能找出七八个,我们联名保下陈赓,就算不能让校长放了陈赓,也可以改变陈赓的处境。”

由于陈赓救过蒋介石的命,再加上有宋希濂等人的作保,蒋介石决定不杀陈赓,也不再将他关押在牢中,而是搬到南京国府路转角的中央饭店,并被安排住进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衣食住行都有专人侍候。

房间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但窗户是封死的,门口也是有人把守的,不过相对于监狱,这里的条件好多了。陈赓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和看守一起下棋。

宋希濂看到这种情况是十分高兴的,他巧用心计,虽然没有直接和陈赓见面,但却通过部下向陈赓传递一个消息:“你可别跑哦,我们可是用性命担保的,你跑了,我们可吃不了罪名!”

陈赓和宋希濂交往多年,尽管此后两人没有来往,但多年的默契也不是假的。陈赓立刻会意,知道老同学这是让自己趁机逃走,随后让部下给宋希濂回话:“你就放心吧,我们老同学一场,怎么可能害你们呢!”

话是这么说,但陈赓还是趁着看守松弛而逃走了,宋希濂知道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逃走。

陈赓的逃走,军政上层颇有微词,但好在宋希濂是蒋介石喜爱的青年将领,给了他面子,再加上蒋介石迫于外界的压力,也就没有追究了。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宋希濂担任二十六师师长,奉命率部进驻潼关,事变解决后,又进驻西安并担任西安警备司令。

1937年4月陈赓从延安来到西安,陈赓和宋希濂再次相逢,两人都是非常高兴的。宋希濂作为东道主,设宴款待陈赓,频频向他敬酒,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席间两人聊了许多之前的事情。

时间一眨眼又过去了12年,在此期间国共两党在战场上经过几番较量,蒋家王朝已经土崩瓦解。

1949年12月19日凌晨,一支5000多人的队伍在一位40多岁,看起来虎背熊腰,十分健壮的将军率领下渡河逃命。上午10时,将军和战士们渡到北岸山脚。

忽然间南岸传来阵阵枪声,如疾风般冲了过来,南岸等待渡河的参军纷纷逃命。北岸的士兵看到这里也立刻逃命,但还没等他们逃走,就来了一大批部队。

将军看到这里神情渐渐衰落,他嗖地从腰间拔出手枪,指向太阳穴,准备自杀。正当将军扣动扳机的时候,身边一位警卫军官突然扑了过来,夺下他的枪。

这位要自杀的将军便是蒋介石和何应钦的宠将,有“鹰犬将军”之称的宋希濂。宋希濂和其他军全被我军俘虏,几位军官见他年长,便过来问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位。

一名团政委命令他们在沙滩上集合,给他们宣传优待俘虏的政策,随后团政委问:“你们有没有谁能指出宋希濂的?”但没有人回答。

第二天宋希濂等人被押往解放区,一路上宋希濂心事重重,他悄悄喊来几名心腹,商量如何逃走。

就在这个时候,宋希濂和一名干部对视上了,宋希濂浑身一震,瞬间觉得完了。因为和宋希濂对视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打进自己内部的地下党员孙尚述。

当初孙尚述的身份被发现后,宋希濂曾让部下将其枪决,后又觉得孙尚述年轻有为,便将他放了,没想到如今却遇上了。

之后宋希濂被关押在重庆石磁口的白公馆,这个之前是关押的地方,如今变成关押战俘的场所。

此时的宋希濂有数不尽的后悔和难过,他也想到了自己和陈赓相处的日子,他曾几次想提笔给陈赓写信,但一想到对方是名声赫赫的兵团司令,而自己则是陈赓对立面的敌人,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但令宋希濂意外的是,陈赓竟然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从云南赶到重庆看望自己。当宋希濂见到陈赓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紧紧地握着陈赓的双手。

宋希濂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陈赓也是发现了好友的紧张,便主动开口:“老朋友你好啊,我看你身体还是很不错的,这样我就放心了!”宋希濂还是看着陈赓,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赓再次开口:“你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是西安事变后,你到西安警备司令部找我……”宋希濂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回答陈赓。

“对了对了,当时我是奉周恩来之命去拜访你,没想到你还记得啊。当时我是红军师长,你是国军师长,没想到如今我们又见面了!”陈赓谈笑风生,无拘无束,也让宋希濂的紧张瞬间瓦解。

陈赓和宋希濂从上午10点谈到下午4点多,他们所聊的大多是国共两党20多年来的风雨历程。之后陈赓让部下准备午餐款待宋希濂,临别时陈赓嘱咐宋希濂:“你在这里不要有任何负担,你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多多读书,也不要灰心。你要消除对的顾虑,好好考虑出来后要干什么。”

宋希濂听了陈赓的话还是有些震惊的,因为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出来了,但陈赓的话却给了宋希濂希望。在这之后的日子里,宋希濂积极参加的改造教育,响应党的号召。

宋希濂先后学习了毛主席的《中国革命和中国》、《新民主主义论》等书籍,这些书也让宋希濂真切的了解到什么是。宋希濂的思想发生了改变,他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还在会议上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

1959年12月4日,宋希濂、杜聿明等战犯被特赦,他们当中大多都是陈赓在黄埔军校的同学。

1960年4月,陈赓从广州疗养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后很是高兴。巧合的是有相关的工作人员请他出面邀请黄埔出身的杜聿明、宋希濂等聚谈,陈赓欣然接受。

当时陈赓的身体还不是太好,但他仍带病做东,邀请宋希濂等人在民族饭店吃饭叙旧。

“不管是在学校的日子,还是之后的大革命时期,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后来我们分道扬镳了。我们打了几十年的仗,今天再次走到一起,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之前发生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团结一致,永远不分开,共同为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陈赓说完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宋希濂等人听后不禁思绪万千,此刻听了陈赓的话,最激动的要数杜聿明了。

杜聿明和陈赓都是黄埔第一期的同学,他们又被分在一个队,曾经两人也是朝夕相处的,但很可惜的是“四一二政变”后,杜聿明走向了另一条路。

如今杜聿明紧紧地握着陈赓的双手,心中的感情尤其复杂,他激动地说:“今天我们又团聚了!”说完热泪盈眶,其他人则不说话,只是端起酒杯,这也许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熟悉的歌声在众人耳畔响起。大家含泪的双眼互相凝视着,激越的校歌久久回荡在饭厅。

饭后,陈赓又和宋希濂等人聊起国家建设的形式,同时也解答了杜聿明等人还在疑惑的问题。当晚陈赓和宋希濂、杜聿明等人同住在旅馆中。

1960年10月19日上午,国务院派了一辆车将宋希濂接到颐和园一栋别墅里,张治中在这里休养,特意请宋希濂做客。这次表面是张治中做东,实则是周恩来总理的安排。

不一会周恩来、、陈赓等30多人先后到场,席间周恩来风趣地说:“今年自然灾害尤其严重,收成也不是太好,毛主席自己提出不吃肉了,我们文白(张治中的字)先生有本事,弄来这么丰盛的一顿,大家可不要客气!”

陈赓和宋希濂坐在一起,两人聊起了许多,宋希濂想起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再加上陈赓对自己说的话,一时间倍感亲切和羞愧。

陈赓察觉到好友的不自在,便举起酒杯,说:“诸位,当年我们都是黄埔军校的学生,想不到打来打去,如今我们又聚到一起来了。今天在这里,我提议首先为我们走到一起来干一杯!”

周恩来紧接着说:“在坐的大多数都是黄埔军校的学员,我和文白曾是黄埔的教官,也是你们的老师。学生走错了路,我们身为老师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陈赓和周恩来的一番话令在场的人瞬间放松下来,他们不再紧张,仿佛面前的不是之前的敌人,仿佛分道扬镳从未发生过。

周恩来和陈赓、宋希濂等人喝过一杯酒后,又说:“历史已经成为过去,不管你们之前走了多少弯路,今天总算是回到正路上了,新的历史已经开始,让我们举起酒杯共同庆祝!”

之后陈赓和宋希濂还像当初在黄埔那样,再度在湖边散步聊天。最后陈赓望着宋希濂说:“将来,还需要你们到台湾去做工作,对这一点要有思想准备哟!”

1961年3月16日陈赓在上海逝世,宋希濂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悲痛万分,更是在陈赓的追悼会上失声痛哭。

之后宋希濂又撰写回忆文章:“陈赓逝世是国家的一个巨大损失,对我个人而言,也是丧失了一生中难得的挚友……”

宋希濂在1980年旅居美国,尽管他身处美国,但他仍关心着祖国统一大业。1982年8月“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美国纽约成立,宋希濂被推为首席顾问。

1984年6月16日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宋希濂被选为副会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做出了许多有益的工作。

1985年初陈赓的妻子傅涯前往美国办公事并探亲,她也受到了宋希濂、蔡文治等定居在美国的黄埔同学的热情招待。

傅涯离开美国的时候,宋希濂等人亲自到机场相送,更是拿出一些钱,请傅涯代买一些鲜花到八宝山公墓祭奠陈赓英灵。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