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枫和白头鹎

羽毛枫和白头鹎

门厅入口,庭院草坪边缘有棵4米高的观赏乔木羽毛枫,树干挺拔美观,枝叶优雅细密,叶色由春“万绿丛中一点红”渐至秋“霜叶红于二月花”,树冠姿态开展,迎向蓝天、白云和阳光。六月入夏后,枫树叶间还开着粉红色的花朵,阳光下闪闪的红晕,特别亮丽。每每推门外出,常见两只如雀形的小鸟飞抵浓绿间红的羽毛枫枝头,听它们鸣叫欢唱,令人欢喜,也使闷热无风的炎炎夏日,扬起了丝丝凉爽的清风。

此何鸟也?“白头翁”也。原来它们就是在小学课本里读到的吃害虫的“白头翁”,又称“白头鹎”,是上海极为常见的鸟中“四大金刚”之一(四大常见鸟指:麻雀、白头鹎、乌鸫、珠颈斑鸠),广泛分布于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仔细观察它的体态和羽毛,额至头顶为黑色,两眼上方至后枕为白色枕环,腹部为白色具黄绿色纵纹。当它伫立在那棵羽毛枫上,白头黑嘴白腹黄绿纹与红绿相间的枫叶色相配,构成了一幅多么静好的夏凉图。

性情活泼的白头鹎天天光顾院子,除了在羽毛枫树上驻足,也在夏草、女贞、海棠、橘子等果树上活动和觅食,翻飞游荡打秋千,不亦乐乎不畏人。忽然有天傍晚,见羽毛枫上三分之一树干分叉处出现了一个以枯草茎和草叶筑成的碗形鸟巢,两只白头鹎在树上栖处或驻留,或围着鸟巢来回飞行,这一定是它们选择在羽毛枫上筑窝,准备孕育新的生命。

今年春天四月至五月疫情期也正是白头鹎的繁殖期。封控居家时,与白头鹎有了更久的亲密接触。常常可见,雌鸟单独站在枫树突出的枝头和树顶上高声鸣叫,不久,雄鸟飞过来婉转地合唱。它们互唱情歌,筑起爱巢,成了这个夏季我们最亲密的邻居。期待着,见证它们的小生命出生,这真是一种意想不到的幸运。

发表回复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